缓释胶囊

【英美双福】Feather On The Clyde #6

不解释了……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看这个东西吗(烟

*注意:这期文中直接称呼米福or卷福,有相当多的ooc

在两个大侦探“相安无事”的相处过几日之后,Joan一日被十分优雅而普通的敲门声吵醒了。探头出去,果然不是那个每日热衷于花式叫早的米福,而是Joan习惯视线看不全脸的卷福本人。

“早上好Ms. Watson。”

“早……早上好。”Joan连忙穿衣起身,她才发现她有多习惯于米福的出现,以至于对于一醒来的陌生人产生了戒备。还没等两人多说一句,John在楼上的大吼让卷福转身而去。

客厅里,米福正在操练着他熟悉的木棒,疯狂劈向壁炉上面的纸堆。每每鞭挞到纸堆上的匕首之时则会发出金属摇摆的声音。“Sherlock!你看看你的好兄弟在干什么!”

米福闻言转身,手中的棍子马上就要劈到John身上之时,忽然被从楼梯上来的某高个子一把拉到怀里——“你是在对John出手吗。”卷福的语气冷冷的。

米福迅速从来人的怀里抽身,抖抖身子,接着练习他的棍术。

卷福走上前去,忽然拿起了手枪,向米福后脑手而立。“如果你是什么记者,想要寻求刺激和内容的,那我劝你最好现在就走。”

米福静静地站了一会,然后缓缓地转过身来,冲着枪口和卷福的方向,张口道:“It is a capital mistake to theorize before you have all the evidence.”

卷福愣了一秒,随机歪嘴笑了:“It biases the judgement.*”

米福一边说着“你知道就好”一边回头继续“锻炼身体”。卷福站在原地看着小个子的一举一动,好像笑的很开心的样子。他转头一脸兴奋地冲着John,完全是在说:你看你看我找到了好玩的对手耶!

气氛本来陷入一种奇怪的漩涡,还好探长不怕尴尬地登门造访,这一次,他直接把两尊大佛全都请走,去往伦敦郊区的一个小镇子。

并没有警句的人愿意和任何一个福尔摩斯同车,因此探长和John、安德森挤在一辆警车当中。

“所以说……”John依然是一脸不解地问道,“世界上真的有另一个Sherlock吗?”

探长叹了口气,“是啊。”

“我当时知道的时候,只觉得一个词:祸不单行。”安德森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这句话。“一样的讨人厌,一样的疯子。探长还把他们俩都请来了。”话毕,探长快要被安德森的埋怨掐死了。

“那个家伙,”探长顿了顿,“他父亲是非常有势力的大家族,这一点和Sherlock不一样。他以前也在Yards帮过忙,不过那是我在之前的事情了。这次还是曾经受惠于他的老局长让我带上他一起来。真不知道最不喜欢顾问侦探的局长喜欢他哪一点。”

John沉默良久,看样子,这个冒牌货并不简单啊。“这次是什么事件?”

探长一边向后面递档案一边解释道:“这次是在一个村子里,村民在这几个星期内接连死亡,症状相同,可法医并没有查询到什么流行病相关的情况。并且这个村子三周之前还是什么问题都没有,我怀疑是有人……总之,村子的情况相当可疑,而且事态严重,媒体那边也封锁了消息。我们这次就是想让Sherlock确认一下是不是传染病,我们好采取相应的措施。”

“这一般不是Sherlock的领域吧……”

“当然。”安德森抢在探长前面回答,“我早说了,大侦探福尔摩斯从来只对什么变态杀人狂魔感兴趣。”

探长咳嗽两声,“总之,如果不是疾病,那就是大型谋杀现场了,我想……我想Sherlock……”

John明白,他是说不出来Sherlock会“喜欢”这两个字的。

*另一边*

后排座位两只死寂而阴森的气场,让前座的司机大哥和Joan不禁打了个寒颤。

半晌,卷福问道:“纽约还是芝加哥?”

米福反问:“印度还是西藏?”

卷福挑眉:“哥哥还是父亲?”

米福沉默了一会,Joan觉察出他的不快。米福直直盯着前方,“爱琳还是莫利亚提。”

卷福一顿,睫毛向下压了一半,“海洛因还是冰毒?”

米福忽然转头:“男人还是女人?”

卷福慢慢对上他的视线,挑衅地回答:“男人。”

Joan不禁回头看向两个人,这种说话只说结论的对话真的不是在蔑视普通人的智力吗?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以及,Sherlock你是在脸红个什么劲儿啊??

评论(3)
热度(13)
©缓释胶囊 | Powered by LOFTER

对多种凉爽和严寒cp厨得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