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释胶囊

【英美双福】Feather on the Clyde#3

我感觉这个写起福尔摩斯跟打了鸡血一样……果然还是福尔摩斯中毒太深orz因为更新会有序、番外之类的,所以总更新数是标题里的#NO. 正文用两位数字(eg 01,02)来区分小节。




昨天去b站刷了83jb版的福尔摩斯全集,感觉人生都被治愈了~




然而想推理什么的真是太烧脑了(无力)我会努力写的(脑子没烧掉的情况下


—————————————————————正片分割线


【英美双福】Feather on the Clyde


分级:E/PG


cp:暂无/原著向/双福?


ooc预警:有




02




“Вы должны быть ошибкой!Да, Холмс отец!”




“Извините, но я хочу знать, Холмс и услуги?!”




Joan在桌子边愣了回神,一回头就听见屋里爆炸的外语发音。她一脸淡然地坐在花生那把冲着厨房的座椅上,“他们是在用俄语吵架吗?”



“抱歉,那里是我的位置……谢谢。”John起身象征意义地窝进了那把椅子,在Joan要坐在旁边的那一刹那发出了强烈地“啊”的声音。“那是Sherlcok的,抱歉。”




Joan觉得这种宣布主权的行为有些搞笑,她看了一眼另一位Watson家的人,转身打算去找一把椅子。“其实你不用那么紧张的,我不保证我们是朋友,但一定不是敌人。”




“Mrs. Hudson告诉我我父亲的一位俄国经理人告诉她把房子挂租并交由她管理,然而我打给我父亲的助理和所谓的经理人却都赖账,我现在深刻地怀疑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和和理性了。”Sherlcok……额,矮个子Sherlcok拿着手机宛如小儿多动症的样子走到那个尴尬位置的Joan旁边,远处高个子的Sherlcok从卷毛之下和高领之上发出戏谑的眼神。




矮个子Sherlcok显然注意到了Joan放着空空的沙发不坐而专门挑椅子这件事,也顺理成章地明白了John和Joan之间的“谦让”。




“Watson.”叫的是Joan。




Sherlcok 多动症 Holmes垫了垫脚尖,又弯下腰冲椅子里的John伸出了手。“And John Watson.”




John一脸不情愿地同矮个子多动儿童窝了手,用一种无比审视的阳光看着他。琢磨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如果不唐突的话……”矮个子Sherlock做了个请的手势,“Afghanistan or Iraq,another Dr. Watson?”




“How do you possibly...”John睁大了眼睛匆忙转头看向门边的高个子,那人将面颊从高领和围巾之间扬起来,露出了有趣的笑容。John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做出了一个“我投降”的手势然后拍在大腿上,“You Sherlock Holmes!"




但是Joan是不买账的。“How……”




远处的高个子微笑着走近了矮个子。“The shoes. Miss.”Joan闻言看向了旁边军医的皮鞋。




“Not these pair, Watson. 门边的盒子里放着两双旧皮鞋,左边鞋底的磨损明显比右边要厉害同时鞋跟比鞋尖严重,证明他走路左脚要比右脚用力的多,而考虑到他现在走路十分正常那么他一定是之前骨折或右腿受过创伤。根据坐姿和性格我判断这是一个军人,而他的手非常柔软光滑并非一般军人所有,故此他很有可能是个军医。不过更显著的依据是桌子上的马克杯【注1】——“In Arduis Fidelis”——皇家陆军医疗队。




“但偏偏掌心有一些略显僵硬的小茧子,结合腿伤可以判断他用过手杖而不是大型的拐棍,所以排除骨折这种情况;考虑到他的鞋子已经很旧那么可以肯定他的伤也早就痊愈。但仍保留着皮鞋或许是从战地带回来的或许只是单纯的怀念,并且刻意没让手茧消退的情况,很明显这是某种纪念:一个军人对战场或好或坏的记忆,也就是说Dr. Watson的腿伤是战伤。不过我推测这应该是心理问题造成的并且持续时间并不长——从他保留的鞋子并不多的数量来看。




“只有两个地方允许一名英国军医在几年之内亲历战场,并且光荣地留下心理创伤:阿富汗,或者伊拉克。”




John的嘴巴仍保持在一个欲说未言的状态。即使几年前他就经历过这种状态并且这么多年来他也早已习惯,然而他还是一时间无法接受世界上竟然存在两个Sherlock,而且两个人都“很Sherlock”。他默许了矮个子Sherlock坐在高个子Sherlcok空虚度日的那张沙发里,他觉得,这个男人足够资格坐在那儿了。




虽然……这位Sherlock Holmes语速正常了些。他默默地想如果他熟识的那位Sherlock Holmes在自己笔下的记录往往是通篇没有标点才能显示出他语言的连贯程度的……




等等,他好像忘记了重点?“ANOTHER Dr. Watson?”




“The point,John!”高个子一脸高兴的样子,大步走近几人围成的中心,仿佛这是他showtime的舞台一样。




“这位Joan Watson一进屋子注意到了我们药箱子里不寻常的两个瓶子分别放着二巯丁二酸和二巯丁二酸钠。这是Wilson氏假性硬化症即肝豆状核变性的主要治疗药物。这种病多发于青少年罕见而且死亡率不低,这使我们的女士引起了注意。她先皱着眉头拿起瓶子端详证明她清楚地知道这药物的作用并且对其专业知识十分敏锐。




“神经科医生?并不是。看她的手两个食指上有细微的细细的线代表着她曾多次用食指触碰过极细极紧的东西——手术用的线——她是外科医生。然而她的指甲虽然不长但是对于一个外科医生来说太长了那么她现在是做什么的?




“几分钟后她放下药瓶开始与你搭讪并且不再被这种药物所困扰,证明她已经搞清楚这并不是为医治某人而存放的——这的确是我从巴茨医院拿回来的——很明显我们的屋子里并没有青少年。但谨慎的华生女士还是观察发现这瓶药物早已过保质期,然而同它放在一起的感冒药消炎药尽管已经久得在箱底留下了痕迹但仍然都被人保持在合适的有效期之内;另外这两个瓶子下面存留着之前放置纱布的印子证明这两瓶药是新拿来但显然,无意使用因为它们早就过保质期了。




“如此好的观察力使我不得不相信她或许是一名侦探。基于刚在另一个Holmes的表述,我确信没错——一名侦探,某种意义上的我的同事,同时也是,ANOTHER DR. WASTSON.”




“Impressive.”




高个子停住了微笑,他转头,是坐在自己沙发上的那位同名者。“Well,thank you.”他觉得这跟听到当初John说“amazing”的时候感觉一样,甚至还要更微妙些。冥冥中他又补了句:“So...are you?”说出这句的时候他也不太确定,他在夸奖……别人的推理?




“Much better than me.”矮个子站起来,稍稍扬起视线看向那人额前卷毛,“在语速方面。”




淡青的眼睛眯起来,透过睫毛向另一双浅灰色的眸子,finally some decent fun going on, huh? 【注2】




【注1】这个马克杯是神夏s1e1刚开头出现在军医手边的,介于好几年后米福仍要根据仅有线索推断这是个军医,就假定军医还在用这只把……quq


【注2】decent fun出自s神夏s1e1卷福无聊了很久之后终于有案子时对Mrs.Hudson说终于有好玩的了却被训说“not decent(不得体的)”(因为有四个人死了)而卷福回应“who cares about decent”。




—————————————————————TBC




写完这个感觉要给自己的脑子放个巨长的假……可能会有bug绝对会有ooc……卷福那段为了突出两只语速的差距基本没啥标点,大家看着会很累……这篇基本全是推理,如果不喜欢一定要告诉我qwq毕竟写了这么久脑子快燃了……




于是两人最后还是那两只花生开涮啊……这种迷之较量感w




不说了,我去吃核桃补补脑子……

评论(3)
热度(27)
©缓释胶囊 | Powered by LOFTER

对多种凉爽和严寒cp厨得深沉。